同生烛asuka

cp不拆不逆 否则自杀
不管是粗鄙黄暴 还是傻白正剧 我都可以试 所以请多找我写文写本只要不怕我砸了您的招牌
禁止将文章转出除lof以外的社交平台
谢谢配合

【林秦】竖耳倾听(三)

*林涛确信, 秦明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
因为秦明,不知道的太多了。

#依然是警察x法医 OOC有 严重ooc也有
#有私设 有原创人物 有略微百合线(大宝x秦旻) 有隔壁心理罪剧组客串 慎入
#从老秦单箭头→林涛老秦双箭头→最后在一起 可能会有很多老秦暗恋时有点小女生表现的描写
#剧情和原剧就是两面不同味道的煎饼 但总会都有点
#大概就这样

chapter 3

尸体是在郊外发现的,从出发那一刻算起,经历了堵车、交通事故和汽车没油等一系列的碎事,到目的地时,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大概九点钟,他们才真正踏进现场。

案发现场是郊外的一片泥地,土黄色的泥水漫过西装裤脚,使得秦明眉头微微一皱。李大宝从箱子里拿出几双蓝色鞋套,首先碰了碰身旁的高大身影,秦明轻轻推开,盯着先走一步的林涛的背影,说,这是泥地,即使有脚印,泥水很快就会冒上来,盖住痕迹,鞋套已经没什么用了,收进去。

李大宝瘪了瘪嘴,随手收进了口袋里,本想跟一直无言的秦旻嘀咕两声,谁知回过头来,发现秦旻早就随在林涛身后进了现场,又回首,身旁的秦明也已利用长腿优势走出百来米了。李大宝气呀,从箱子里抽出解剖刀就对着秦明的背影一阵乱挥加狂踢,再迈开短腿跑了进去。

“那尸体呢?”

李大宝刚到,就听到秦明疑惑地发问,看来现场情况林涛已经叙述过了,她顺着问题四处张望,虽然接近半夜,但这丝毫不影响李大宝的视力。环视一周后,才发现确实没有尸体在附近等着他们死后服务。

“对啊尸体呢?没有尸体让法医来做什么?”

介绍情况的警员顿了一下,解释道,因为死者被发现时他们就立马打电话给林涛,刚撂下,他感觉到他还有呼吸,所以就先将受害人送去了医院。

李大宝有些无语,摊手道;“这事情应该早点说,我这出现场出了小半辈子了,还是第一次遇到今天这么倒霉,又是车祸又是堵车的,感觉一生的倒霉劲儿都在堵车,唯独今天突然就不堵了。”

秦旻在一边听了好一会儿了,李大宝话音刚落,她就笑着揽过李大宝,调笑道,李大宝同志,你对今天的感慨很多啊,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呀?

李大宝抖下突然攀上她肩膀的手,朝秦旻做了个鬼脸,并未回应。


一直跟在林涛后面走到芦苇丛里的秦明,努力控制着双脚上搭配西装的皮鞋的鞋跟踩在为了以防陷入芦苇丛以下的沼泽而铺上的草堆发出的声响,而走在前方的林涛不知道是真听不见还是假听不见,一直都在向前走去,不曾停下。差不多身高的秦明以为停一会儿也能够追上林涛,留在了原地喘了会气,一抬眼,人便不见了踪影。

秦明下意识诶了一声,像寻找失去的某样心爱的东西一般环视四周,一股掘地三尺也要把林涛挖出来的气势震慑四方。

“你在找我?大、法、医?”

突然在背后出现的声音把秦明吓到了,退后几步无意识的做出防备,看清人是刚刚跟丢的林涛才放下戒备,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是,她们看你人没了,让我来找你。”

秦明也不做过多掩饰,随便抓了俩替罪羊挡在身前暂作掩护。

林涛嗤笑一声,“说谎说得这么没水平啊法医同志来之前我跟她们说过了,还有你刚刚摸鼻子了,这是心虚的表现,你知道吧?”

他指着秦明放在鼻尖的手,明知故问道。

秦明有些尴尬,左手握拳掩嘴轻咳两声,不自然地左右张望,正好露出了挂在耳尖的助听器。

“你的耳朵上……”

林涛侧身指着秦明的耳朵,仿佛见到了新世界一般,眼神里满是疑惑。

秦明惊慌一摸,暗道自己居然忘记摘下助听器,手忙脚乱地取下它,却不慎将它掉进了没铺上草堆的泥沼里。

“啊。”
“不好意思。”

林涛并掌作求饶状,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歉意,秦明想摸着黑找,但他发现,就算是开了手电,这会儿时间估计已经陷入深处,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只好作罢。

“他们在叫我们了,走吧。”

林涛听见了李大宝和秦旻的呼唤,向秦明招了招手,见他没反应,还一脸懵懵懂懂的表情,无奈一笑,拉过秦明的手腕,秦明一惊,下意识想挣脱,却被林涛握得更近。

右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飞速地在屏幕上敲击着,不一会儿便举着手机放在秦明眼前,上面显示:你应该是弱听吧?这么黑你可能看不见我的嘴型,我夜视能力还不错,我带你出去,你乖乖跟着我就好。

林涛看见秦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确实是弱听,也同意林涛的做法。

上一次被林涛牵是什么时候?是高中最后一个学年的最后一天吧。

那时候大家都很不舍,齐聚在教室里,围成一圈,关上灯,中间空出的位置摆上了蜡烛,烛光摇曳,全班同学的表情没有一个是紧着脸,就连秦明的嘴角都微微上扬。

不知道是谁提出的,他们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从保安那儿借来了酒瓶子,人堆里伸出一只手随便一转,瓶口对的是秦明,瓶底对的是林涛,顿时,哄声一片。

“那就请两位男士十指相扣直到游戏结束吧!”一个女生大声喊道。

又是一次哄声。

林涛平时跟秦明的关系不好不坏,他倒没什么异常抗拒,反倒是秦明,小姑娘似的悄悄搓着衣角,双唇抿成一条线,既担心又不好意思地看着林涛,生怕他下一秒就说出一把把刀子刺破他的心脏。

不料,还没等秦明的大脑缓冲完毕,林涛就跑过来,很直接的手就上来了,秦明也很现在一样,手足无措,下意识挣脱,却被林涛紧紧地握住。

“没关系啦秦明同学,只是个游戏,不要太拘束,要放开点。”

当时秦明还没有患上弱听,他记得住林涛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即使在喧闹的环境里,他也能屏蔽其他人只听见林涛的诉说。

反正只是个游戏,过了游戏就好了,不如好好享受现在,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了呢。

秦明嗯了一声,林涛带着笑容转过头,继续跟着其他同学制造游戏氛围。

因为前几天高考的疲累,秦明在游戏过程中悄悄入睡,林涛感觉到秦明的头歪在他的肩膀上,均匀的呼吸声萦绕耳边,耳尖开始渐渐泛红。他想到吵闹的环境可能会打扰到秦明,便从口袋里掏出两个耳塞放进他的耳朵里。手上十指相扣的动作让林涛有了私心,他更加明目张胆了,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别过头轻啄一口在林涛看来软嘟嘟的脸颊,发现秦明并没有醒来的迹象后,才大胆地吻上嘴唇。

林涛确信,秦明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

因为秦明,不知道的太多了。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