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生烛asuka

cp不拆不逆 否则自杀
不管是粗鄙黄暴 还是傻白正剧 我都可以试 所以请多找我写文写本只要不怕我砸了您的招牌
禁止将文章转出除lof以外的社交平台
谢谢配合

【林秦】竖耳倾听(二)

* “林队长,抽烟对身体不好。”

#依然是警察x法医 OOC有
#有私设 有原创人物 有略微百合线(大宝x秦旻) 有隔壁心理罪剧组客串 慎入
#从老秦单箭头→林涛老秦双箭头→最后在一起 可能会有很多老秦暗恋时有点小女生表现的描写
#剧情和原剧就是两面不同味道的煎饼 但总会都有点
#大概就这样


chapter 2

跟邻居家妹妹换完号码后,脑袋里如同睡虫吞噬大脑,迷迷糊糊跌跌撞撞的走进房间,负伤的膝盖撞到尖角也不喊疼,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扑进了软乎乎的大床上,昏睡不醒。

意识再次清醒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七点多,林涛从厚重的棉被里伸出长臂,转过头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又放了回去。

几秒钟后。

林涛猛然睁眼,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慌乱地又打开手机,揉揉双眼,清楚地看到日期已经是执行任务回来的第二天,时间显示七点十二分。

林涛连嚎几声卧槽,使出全力掀开被子,以至于可怜的大红被半个身子都躺在了地上。

用了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了盥洗室梳洗,刷牙的同时,顺手翻了翻手机上近百个来自大宝的未接来电,随便点了一个放在耳边,立马就听见了李大宝接近崩溃的呐喊:“林涛你个杀千刀的!都他妈一天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又不在家,班也不来上你要干嘛!人间蒸发准备修仙还是打算远赴昆仑坐地成佛啊!”

林涛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按下免提的那一刻立马将手机放在了洗手台上,待李大宝大声发泄完,这才抛出了嘴里“唰唰”的声音。

安静了片刻,李大宝声嘶力竭地留下一句:“林涛我李大宝希望你原地爆炸!真实的爆炸!”便挂断了电话。

林涛嗤笑一声,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吐出一口泡沫,打开水龙头,扯下架子上的干毛巾,胡乱地将它浸湿,用力地在脸上搓了两下,拧干,挂回了毛巾架。

换下沾满尘土的白体恤,在床上摸索了两把,找出一件低领灰色毛衣看清正反面匆忙地套了进去,又将沙发上的大衣和茶几扔在茶几上的钥匙抓在手里,在玄关处蹲下来勾勾后脚跟的鞋子,奋力推开家门,往后一摔,看都不看一眼,便跑下了楼梯。

殊不知,门被林涛的大力反弹了回来,留了个缝隙不知是在等谁踏进。




跑到警局门口,林涛已是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拖着疲软的双腿一步一个台阶地走了进去。

“哈……哈……我来了……”

林涛倚着法医科办公室的门框,喘着粗气,仿佛要把地板踏碎似的,跺着脚走进了办公室。

“林涛你知不知道刚刚打电话的时候我很想对你说一句脏话,但因为我的素养被我强行扼制住了。”李大宝愤愤地说。

“我理解……换成是我我也会疯……”林涛还是没缓过劲儿来,依旧大喘着,不知是谁送来一杯开水,林涛想都不想便接过来一饮而尽,刚想说谢谢大宝,抬头定睛一看,顿时睁大了双眼。

“小姑娘?!”

林涛“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嘴里连道了几声你你你……

“林涛哥好!我是从绿藤市调来的心理画像师秦旻,还请多多指教!”

短短一句话中,秦旻的朝气蓬勃展露无遗,她微微欠身,伸出右手以示友好,林涛自然是不能让人女孩将手尴尬地悬在半空,立即放下杯子,郑重地、严肃地回握姑娘。

“诶诶诶,这手握得差不多了啊,该放就放,多大一把年纪了还吃人年轻小姐姐的豆腐。”

见林涛还处在惊讶之中,李大宝用力拍下林涛一直握着的手,手臂绕过秦旻的肩膀,摸了摸她的下巴。

林涛表示没眼看。

“您也得克制克制,这么个‘近距离接触’我也受不了。”秦旻也用力拍下李大宝的手,把她的手臂从肩膀上拿下来,故作嫌弃地说。

“哎呀阿旻,女生跟女生之间亲密点怎么了,显得关系好嘛。”

“阿旻?你俩关系有这么好嘛?”林涛指指李大宝,又指指秦旻。

李大宝瞥了眼林涛,“当然了,认识了大半个人生,能不好吗。”说着,还捏了把秦旻肉乎乎的脸。

然后林涛就看见两个女生“撕打”了起来。

“李大宝我说了多少遍不要抓我的脸!”
“嗨呀我就抓了咋的?”
“你可能是欠打了。”
“就你这三脚猫拳脚你打得过我吗?”
…………




林涛见场面控制不住了,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出了法医办公室,声音渐行渐远,直到完全没有了动静,林涛才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叼在嘴里,准备点燃。

还没等他拿出打火机,口中的香烟便被他人抽走踩在了脚下。

“林队长,抽烟对身体不好。”

西装革履,头发整齐,一丝不苟。林涛从上到下地将眼前人打量了一番。

“你谁啊?”被抽走了心爱的香烟还被人践踏,这语气自然就显得不太好。

“绿藤市调过来的法医。”眼前人双手插兜,一双桃花眼不知迷惑了多少少女,鼻尖上有颗小痣,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五官端正,鼻梁尖挺,身高优越。不错,还挺帅的,林涛心想。

“那这位法医尊姓大名啊?”

林涛半眯着眼睛,戏谑地看着他。

那人没有立马作答,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他,便跨开长腿,走向走廊深处。

林涛不屑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嘁。




办公室内的打闹早已停息,双方战队各自躺在办公椅上缓冲大脑。只听熟悉的皮鞋声突然回荡在走廊,她们冷静地互望一眼,慌乱地从各自的桌上抽出文件摊开,假装自己正在认真批审。踢踏声越来越近,她们头上的虚汗也越来越多。

“秦科长。”
“秦老师。”

她们异口同声。

“嗯。”秦明边答应,边走向他自己的办公桌,拉开办公椅,将带来的书堆成一摞摞,放在左右两个角上,中间空出的部分自然便是用来工作。

见秦明正仔细批阅报告,李大宝和秦旻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把抽出来的几张重新放回去,又轻轻地脱下鞋子,蹑手蹑脚地往大门走去。

“回来。”秦明头也不抬,用他葱白纤细的手指翻过白纸。

她们顿时僵在原地,仍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

“秦老师/秦科长你怎么知道是我们…”李大宝尴尬的笑容爬上嘴角,转过头就换了个表情,打了一下秦旻,小声嘟囔:“不是说他有轻度听力障碍吗?怎么都听得见!”

“可能是咱们挪椅子的声音太大,被他惊觉了。”秦旻略显可惜道。

无奈,她们只好服从命令,委屈地对视几秒,蹲下来穿好鞋子,报复似的发出极大响声,可秦明仍无动于衷,又翻下一页。




林涛的那根烟还是没有抽完。因为迟到,很荣幸地被邀请到局长办公室同他进行深刻交流。人谭局长也表示十分理解,毕竟是队长,累得腰酸背痛是常有的,只要下不为例,此事既往不咎。林涛本以为躲不过去即将来临的暴风雨,没想到却是虚晃一下立马雨过天晴,他连连鞠躬,以示感谢,就差没跪地上磕上几个响头了。

从局长办公室出来的林涛如释重负,被秦明惹恼的心情已经飞灰烟灭,像个在幼儿园得了糖的小姑娘似的一蹦一跳地径直走向楼上法医办公室。

“妹妹们哥哥我凯旋归来还不速速出来迎驾!”

林涛十分的想把自己的喜悦分享给她们,可她们回应给他的,却是无尽的沉默、无限的尴尬和她们投来的鄙视的目光。

他咳嗽两声,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踏进办公室,随手抓了个椅子坐下了。

屁股还没坐热呢,兜里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喂?我是林涛。”林涛按下免提。
“林队,在与隔壁绿藤市的交界处发现几具尸体,请速速前来!”

坐着的四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手上的动作也不约而同地从批审文件和翻书中脱离出来,收拾着出现场时该有的准备。林涛答应几声,便挂断了电话;秦明和大宝的箱子同一时间盖下锁,看了看桌面还有没有落下的工具;秦旻备好配枪,深吸一口气,探进口袋摸了摸随身携带的玉佩,希望它能够保佑全组人。

“走吧。”
林涛见准备就绪,立即带着他们飞奔到门口,同一时刻拉开车门,刚关闭不久的警报声又被开启,随后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