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生烛asuka

cp不拆不逆 否则自杀
不管是粗鄙黄暴 还是傻白正剧 我都可以试 所以请多找我写文写本只要不怕我砸了您的招牌
禁止将文章转出除lof以外的社交平台
谢谢配合

【林秦】竖耳倾听(一)

说好的不写了呢结果还是写了

*“可你这耳朵的毛病,你能跟他进行正常的交流嘛。”秦旻换了姿势,瞥了一眼他的耳朵,转过视线,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依然是警察x法医 OOC有
#有私设 有原创人物 有略微百合线(大宝x秦旻) 有隔壁心理罪剧组客串 慎入
#从老秦单箭头→林涛老秦双箭头→最后在一起 可能会有很多老秦暗恋时有点小女生表现的描写
#剧情和原剧就是两面不同味道的煎饼 但总会都有点
#大概就这样



chapter 1

今天,林涛家对面又搬进了一位新邻居。

为何称“又”?

自他搬进这个家,对门的房子便永远都没有一个他能够记住的邻居,不是搬了又走,就是走了又搬,不是嫌地段不好,就是嫌房租太贵。还有的缺钱缺的紧了,刚住几天,就又卖了出去,对门的人几乎是每隔两三天便换一次,长一点的也就十多天。楼下居委会大妈们对此事早有耳闻,一传十十传百,从最真实的版本到了最后近乎玄幻的神话故事。

就连林涛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都被阿姨们的三言两语吓到好一阵都不敢直视对家的房门,生怕门后的冤魂破门而出,附上他矫健的身躯,释放出自己的七情六欲,做出一些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男的还好,就怕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女鬼……

咦呃,想想就鸡皮疙瘩掉一地。

好不容易结束了任务,林涛整个人几乎累成了一摊泥,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每踏上一台阶他就感觉有人在他头顶上挖了个洞,挪一步,灌一桶。

刚换下沾满泥土的破皮靴,一双长腿便不听使唤的软了下来,林涛迷迷糊糊地倒在了地毯上,被一根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银针刺到了后腰而发出一声惊叫后清醒过来。

林涛也没什么力气再去查看后腰被刺破的地方,打算就地解决睡眠问题,谁要是这么巧赶时候来骚扰他,一个大嘴巴子踢过去让他感受飞一样的感觉。

“叮咚。”

妈的,还真有人这么赶时候。

一身疲惫还未褪去,他家的门铃便很凑巧的在此刻想起。

“来了来了。”

林涛撑起身子,晃了晃脑袋,嘴里不停地碎碎念:“李大宝你还嫌我不够累吗电话轰炸我就算了还上门服务你当我谁啊迪迦奥特曼还是奥迪双钻我的伙伴……”

奋力地打开门后,如暴雨般的字眼被林涛用不可估量的语速用力地砸了出去,待看清来人,才刹住了自己没把门的嘴。

“你好!”

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个子不高,五官端正,俏皮可爱。

待林涛从上到下快速打量完眼前人,他才露出微笑同样说了句你好。

“我叫秦旻,秦始皇的秦,旻天的旻,是新搬来的住户,还请以后多多指教啦。”

小姑娘伸出手,林涛想了下,没有理由允许他不回握。

双手细腻,光滑,白净。这小姑娘不做家务,不
劳动,应该是个家庭富裕的大小姐。

“我是林涛,一名警察。我经常不在家,所以大部分时间你敲我家门是没人应的。要不然我留个电话给你,你有事就打电话找我吧。”

看似义正言辞,为了小姑娘的方便,其实就是想要人秦旻的号码好发展感情嘛。

林涛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小姑娘默念三遍,点点头,嘴上立马说道记着了,林涛有些怀疑,记性这么好?不会是客气话吧?秦旻也是个聪明人,一下就看出了林涛所想,对他打了包票,还背出了刚刚的一串数字,林涛这才打消了所有疑虑。

“好啦。”秦旻接过林涛交过来的手机,在屏幕上飞速地点了几下,再把手机逆时针转了半圈,还给林涛。

手机的主人看都不看就按下电源键收进了口袋,抬头随便抓了个话题问:“对了,秦旻你多大?做什么工作的?”

“二十五了,是心理画像师。”秦旻如实回答。

林涛从未听过这种职业,极为疑惑,“心理画像师?那是什么职业?”

“就是……”

说话间,一阵悠扬的乐声打断了他们,秦旻愣了一下,直到林涛提醒,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电话响了。匆忙地掏出手机放在耳边,敷衍地说了几句答应的话,时不时瞥一眼面前的林涛,送去抱歉的眼神。

“我下次再跟你聊吧,我先去整理整理,一会儿还要去报道,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秦旻向后指了指,不好意思地提出终止对话,林涛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对她挥了挥手,道了再见,才用力关上了家门。

一瞬间,秦旻如阳光般灿烂的笑脸顿时垮了下来,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转身对从门缝里探出的一个黑乎乎的脑袋说道:“电话我帮你要到了,人也认识了,职业还是警察,怎么样,够意思吧?”

秦旻踏进玄关,换上拖鞋,站在原地将手机扔向了沙发。

“你这不没事找事儿吗,就你这职业迟早会跟那位小哥碰上,还特意从绿藤回来龙番,你来就算了还带我,这一路奔波累死我了。还有啊,下次你自己去,以后我不帮你了。”

秦旻趿拉着拖鞋,抓下头上的皮筋,猛地扑向柔软的沙发,精致得像洋娃娃似的脸庞陷在抱枕里,直挺挺地躺着,在身边人的眼里看来,活像一具被闷死的尸体。

“嗯,谢了。”

那人轻车熟路地解开手机锁,看见了秦旻在进门前存在手机里的数字,同样默念三遍,便记在大脑。

“你真的从中学就开始喜欢林涛啊?”

过了良久,秦旻像只毛毛虫似的,一点一点地从沙发床上挪到中间,头靠在那人的大腿,伸手抓过他手里的书籍,扔到茶几上,充满八卦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

“你是为了唬我吧?你个母胎solo连女生的手都不曾碰过,居然就这样成了一个wonderful?我不敢相信。”

那人叹了口气,“小时候我都是牵你的手,哪还有别的女生给我牵。”

秦旻抬高手臂,指着他,不屑地说:“哥哥哟,这种骗骗小女生的话还想糊弄我?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林涛的?”

那人看着秦旻一张一开的嘴唇,立马猜出了内容,知道躲不过去了,那就如实招来吧。

“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一次生日宴会上,有一个略显肥胖的小男孩。”

秦旻想了想,“有点印象,他好像还抢过我东西……他是林涛?”

那人抿了抿双唇,像是在隐忍笑意,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不会吧!你在那时候就喜欢他了?”秦旻猛地起身,激动地朝他喊道。

“嗯。”满脸甜蜜的神色溢于言表,就像思春的少女一般。

别摆出这样的表情,你们还没在一起呢…秦旻暗自腹诽。

她啧啧几声,心生感叹:以前的小孩真是不得了,连性取向都分得这么清楚。

“可你这耳朵的毛病,你能跟他进行正常的交流嘛。”秦旻换了姿势,瞥了一眼他的耳朵,转过视线,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霎时间,那人的笑颜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奈、忧愁和烦恼。

我不知道。他在心里回答着。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