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生烛asuka

cp不拆不逆 否则自杀
不管是粗鄙黄暴 还是傻白正剧 我都可以试 所以请多找我写文写本只要不怕我砸了您的招牌
禁止将文章转出除lof以外的社交平台
谢谢配合

【叶蓝】假戏真做(一)

*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写得不好 写得不好

*OOC OOC

*表达不好 表达不好

*插叙 倒叙 很乱

*求评论哇求评论

蓝河回到家时,时针正正好停在了“8”,打他出道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不超过半夜就踏进自己的温馨小屋。

家里的暖气开得很舒服,他估摸了一下温度,站在原地思考到底要不要把大衣挂在玄关处。一两秒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叶修习惯性地伸手接住蓝河似乎还冒着寒气的大衣。

蓝河走进客厅,打开冰箱,探进去半个身子,左翻翻右找找,塑料袋上的冰渣子一个劲地往蓝河手上降落。

“嗨呀,这么大个冰箱怎么连个吃的都没有!”
“第三层有几根黄瓜,顺便拿瓶啤酒来。”

蓝河顺着叶修的话瞧了眼他说的第三层,果真翻出几条黄瓜来,他抽出两根,又拿了叶修吩咐的啤酒,隔着大老远像颗手榴弹似的扔过去,自己转身走进厨房,拿了把水果刀站在池子前削黄瓜。

“你怎么老看这个,这都第三遍了。”

蓝河拿着切好的一根放在叶修面前,自己像个流氓痞子一般,踢掉拖鞋坐在叶修旁边,狠狠地咬下一口手里的整根黄瓜。

“小蓝好看呗,多看几遍。”叶修单手抓着啤酒罐子,也不怕凉,咕嘟咕嘟地喝下大半瓶。

“贫。”
“真人都在身边了,看什么影像。”

叶修哑然失笑,听蓝河一本正经地说出这样的话比用做作的语调真是好笑的多。

“……今天我们请来的是近日公开后人气暴涨的同性情侣——叶修与蓝河!欢迎!”

电视里的节目又开始重播,女主持人兴奋地介绍着两位明星嘉宾,镜头慢慢推进,先是叶修笑眯眯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再是青涩的蓝河磕磕巴巴地吐出公司特意为他取的艺名。

“好的,蓝河小朋友不要紧张,放轻松,接下来的环节可别这么拘谨了哦,好吗?”女主持人见蓝河有点害羞,心里莫名母爱泛滥,不经意地就想逗逗他。

“啊?哦…好的。”蓝河没有听出话中的调戏之意,点头答应道。

女主持人含着笑意盯了几秒蓝河,实在是忍不住了,拿起台本遮住自己的脸笑了起来。蓝河还有些莫名其妙,急忙问女主持人怎么了,女主持人不答,反而笑得更开了,就连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哄堂大笑。

不仅如此,身旁的叶修被他的反应逗笑了。

“你看你,多傻,能在娱乐圈混到现在,还不是靠哥?”沙发上叶修指着电视里的蓝河,调笑道。

“多谢叶神不丢之恩!”蓝河啃完了黄瓜,嘴里还叼着一小截瓜蒂,含含糊糊地说。

“好了好了,这一段剪掉哈。”女主持人顺了口气,重新换上官方式的笑容,开始提问。

“我想先问问叶修前辈几个问题,可以吗?”得到应允后,女主持人继续道:“有很多细心的网友发现,叶修前辈在公开之前恰巧得了三个最佳男演员,而且还在某一次的发表感言中提到要在这一年结束之前找到一个相守一辈子的伴侣,随后没过多久,两位就公开了恋情,请问这属于巧合还是蓄意炒作呢?”

话音刚落,原本就紧张的蓝河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他担心地盯着叶修,从上场开始紧握着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一上来就这么刁钻啊?怪不得人之前跟我说你们这节目上不得,一世英名会毁在这里。”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开了个玩笑,缓解了现场严肃的气氛。

“其实呢那几个奖是在半年之前领的,不是影像播出当天,正巧呢,播完以后的几天,小蓝心血来潮,就跟我说‘咱俩公开吧,也好截断叶影帝你表面上的单身传闻’,然后我就听了小蓝的话,公开了。”

蓝河听完松了口气,同时在心里感叹叶修的瞎掰能力实在是强。

“所以这两件事属于巧合了是吗?我怎么觉得事情另有隐情呢?”女主持人继续挑事,“据知情人士爆料,其实叶修前辈和蓝河在之前根本不认识,是在那起‘咖啡厅告白’之后才相识,正巧蓝河所属‘蓝雨’旗下工作人员,经双方公司妥协后,才有的二位公开恋情一说,是这样吗?”

直到最后一个音节像重磅炸弹似的落下,不仅是蓝河,就连叶修听完后都懵了几秒。

“叶前辈?需要我在重复一遍问题吗?”女主持人拿起台本在叶修眼前晃了两下,叶修回过神来,鲜有地逐字逐句说道:“呃……那一次呢……其实是……几个好朋友,像少天啊,包子啊,张佳乐啊这些,嗯……比较爱闹的后辈跟小蓝在一起玩。”

“恰巧小蓝输了,是说找一个陌生人表白,我当时也在现场,但是没有加入,他们也不知道小蓝跟我是一起的,小蓝怕太尴尬了,所以就找了我,之后的情况呢,你们也都知道了。”

女主持人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接受了叶修的答复,又官方式的问了蓝河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怕接下来还会有一些尖锐的问题出现,不顾现场导演的指示,草草收场,结束了这一期特别节目。

“那次多亏有你,要是当时的我,早就招架不住了。”蓝河回忆起当时,后怕地叹了口气。

下场后,蓝河才知道那个主持人叫苏沐橙,是跟叶修一起出道的前辈,关系亲如兄妹,随叶修共同从嘉世转到兴欣。

但这期节目叶修和蓝河只对过大致内容,苏沐橙便利用这点,把自己想问的问题和导演准备的问题参杂在一起,所以才会提第二个只有公司内部人员知道的敏感问题。

“呼,真是吓死我了,我就想一个主持人怎么会知道这个事情的……原来沐橙姐是内部人员啊。”

蓝河显然还没从刚刚的问题中脱离出来,颤颤巍巍地走进艺人休息室,猛地扑进沙发里。

“我本来是想吓唬吓唬蓝河的,没想到叶修你也被吓到了,看来这次录制收益最大的是我啊。”苏沐橙甩掉脚上十厘米的高跟鞋,盘腿坐在另一个沙发上。

“我是被你的大胆吓到了,要不是知道你的性子,回头老板娘又得训我一顿。”叶修扯掉领带,扔在一旁,随便拖了条椅子坐下来。

“前辈,我不想继续了,太煎熬了每一天……”蓝河的脸埋在沙发里,闷闷地说。

“也不是不可以,你要付得起违约金,我就解放你。”
“据我所知,这次合同的违约金是八位数的哟。”

蓝河安静几秒,缓缓坐起。

“那我还是继续好了,把我卖了都付不起。”语气里满是委屈。

现在想想,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

瘫在沙发上的叶修望着蓝河,眼前不断变换初识和现在的模样。

时间过得快,人也变得快。

叶修叹口气,习惯性往口袋里摸,拍了两下空口袋才反应过来,烟没了。

没有烟,那就亲人解解瘾好了。

叶修唤了声蓝河,蓝河转过脸来,问道怎么了?叶修安静了一会儿,认真地捧起蓝河的脸,用力地亲了一口。

“我亲的是黄瓜吧?味道这么重。”

“那我亲的难道是啤酒吗?”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