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生烛asuka

cp不拆不逆 否则自杀
不管是粗鄙黄暴 还是傻白正剧 我都可以试 所以请多找我写文写本只要不怕我砸了您的招牌
禁止将文章转出除lof以外的社交平台
谢谢配合

【九辫】半支烟

*结尾强行点题

*故事杂乱无章

*OOC……

*勿上升真人哈

《半支烟》

杨九郎穿着厚重的羽绒服,里边搭了件满是线球的毛衣,可谓是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裹成粽子似的,搓着手掌就在这路灯下来回踱步。淡蓝色的围巾松松散散地挂在脖子上,簌簌的冷风直往这空隙里钻,惹得他像只乌龟一样缩起脖颈。

“杨九郎!”

忽听一声叫喊,杨九郎猛然回头,一脸欣喜地看着来人,踩着碎步迎上去。

“嘿哟喂我的小祖宗,您可算下来了,我要是再等一会儿,您就得到太平间看我去了。”

走到来人跟前,下意识地握住他那冻得直发颤的双手,边抱怨,边把那人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去,大过年的,别咒自己,不吉利。”张云雷用手肘轻轻地打了一下杨九郎,佯嗔道。

杨九郎装作被打得很痛的样子,脸都皱了起来,听话地在嘴上作拉拉链状,逗笑了张云雷。

“咱们去哪儿啊天哥。”

张云雷跨上杨九郎骑来的单车,歪过身子好奇地看着单车,一边质疑这是不是新车,一边紧紧抓住杨九郎黑色羽绒服的一角,问。

“这不过年嘛,街上人少,商店什么的也肯定关门了,咱就到常去的那家大排档坐坐,如何?”

杨九郎也同样跨上自行车,待张云雷坐好了,才蹬起这两轮的小破车。他好像还没决定去哪,想了很久才回张云雷的话,怕小祖宗不同意,还说明了去大排档的理由。

张云雷听着大风带给他的回答,坐在后边点了点头,反应过来杨九郎看不见他的动作,大声喊道:“可以啊,我也好久没吃那儿的东西了,可他们不回家过年吗,万一吃了个闭门羹怎么办?”

“这你别怕,那儿的老板是外地人,他们家都提前一两天过年,今儿年三十,估计在店里忙得不可开交呢。”

杨九郎蹬得快,一溜烟就到了市区,张云雷看了看表,最长的分针指向了六。

“嘿,果然开着。张老师,咱到了。”

杨九郎双腿撑在地上,回头对张云雷说。

张云雷抬眼望去,正如杨九郎所说,虽是年三十,但这家大排档仍然座无虚席,老板和老板娘跑前跑后,一会儿催厨师菜炒快些,一会儿招呼着客人。

眼尖的老板娘一下就看见了他们,惊喜地回头对忙碌的老板指着,老板本还不耐烦地推开,定睛一看,同样十分激动,匆忙地叫女儿过来招呼客人,自己带着妻子快步走向他们。

张云雷从后座跳下来,在原地等着杨九郎把车停好。

“小杨!”兴奋的老板娘没控制好情绪,还没到人跟前,就在店门口挥手叫道。

张云雷下意识转头,“啊”了一声,抓住还没走远的杨九郎,指了指排挡门口,说:“那儿是不是在叫你?”

杨九郎也同样回头,顿了一下,交代张云雷把车停好,“嗖”的一下,就往对面去了。

等张云雷停好车,这边杨九郎已经跟夫妇俩寒暄完了,点了些家常小菜,搬了几把小板凳,像个小学生似的,坐在老板娘特意借来的一张桌子前。

杨九郎起身,把张云雷拉过来一同坐下,夹了点每桌都有的一小盘花生,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张云雷耷拉着肩膀,抓紧了身上的羽绒服,对着老板娘叫了一瓶二锅头,打算暖暖身子。

杨九郎顺势也想叫一瓶冰啤酒,被张云雷扼杀在了摇篮里。

正当他们为该不该让冰啤酒上桌而争吵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

“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

他们抬头看去,是一个还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女生,她有些胆怯,先前已经问了很多客人,都是像赶苍蝇似的挥手赶走了她们,她怕又一次碰壁。

“可以啊,坐吧。”张云雷应允道。

小女生有些意想不到,转身对另一个询问座位的同学喊着,让她过来坐,那同学一路小跑过来,跟小女生一起向他们道谢。

张云雷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小女生们边坐下,边放下书包。

杨九郎伸臂抓过二锅头,倒进了几个小杯里,将自己的份量一饮而尽后,把另外两杯推倒两个小姑娘面前。

“这酒度数不怎么高,你们喝一点暖身吧。”

小女生互相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摆摆手拒绝道:“谢谢哥哥,但我们还未成年,不能喝酒,一会儿还得回宿舍呢,到时候被闻出来一身酒气,会被记大过的。”

“就是,人还未成年,喝什么喝。”张云雷夺过两小杯酒,一杯自己喝了,一杯放在了杨九郎面前。

小女生还没有点菜,只抓了几个花生下喉,正好老板娘想起他们来了,那些所谓的家常小菜终于上了桌。

小女生叫住上菜的老板娘,点了两碗牛肉面,因为是先买单,两个姑娘从自己的口袋里摸索出几张一元、五元、十元的纸币,数了数,确认无误了,才交到老板娘的手里。

“你们就吃这么些吗?大过年的,而且你们不放假?”

杨九郎捞了点炒年糕,含在嘴里模糊地说。

“这些是晚上打工的钱,就这点够饱了。”

“我们是因为家里不让回去,所以才留在宿舍的。”说着,小女生又抓了几个花生放嘴里使劲地嚼啊嚼。

张云雷杨九郎同时“哦”了一声,又是几杯小酒下肚,有点辣,喉咙里满是火焰一般的炽热。

张云雷有点醉,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他甩甩头,试图让脑袋清醒一些。“哥哥,去后厨借一些蜂蜜备用,一会儿给这位哥哥解酒。”小女生们的面此时上桌,她们拿了筷子,囫囵地吞了几口,怕张云雷酒量不好,善意地告知杨九郎解酒的方式。

“今天我失恋了,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吃吗?”

正聊得火热,忽听一声询问,抬眼看去,一身西装套装先入眼帘,接着才是来人清秀的五官。

四人相视一笑,笑道:“好啊。”

在大排档告别后,杨九郎带着微醉的张云雷重新坐上了那辆自行车。

“你知不知道有一部剧叫《深夜食堂》。”

张云雷像偶像剧女主角一样侧坐在后座,抓着杨九郎的衣服,放下声调迷迷糊糊地问。

“知道,最近不是在播国版嘛,怎么了?”

“国版的一点都不好,这哪是‘深夜食堂’,这是‘深夜办公室’啊,哪个中国人还半夜跑到一家深夜营业的餐厅里吃泡面?”

说着就不由得挥舞起手臂,险些掉了下去,杨九郎心有余悸地回眸道:“祖宗,你说就说,别有大动作啊。”

“知道了知道了。”张云雷敷衍地应了两声,继续说:“如果是我拍,我一定会选择刚刚那家大排档。”

杨九郎听了,一挑眉,侃道:“哟张大导演,您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大排档才是盈满人间冷暖的地方嘛。”张云雷沉默许久,仰天感叹一句,便没了声音。

杨九郎停下单车,叫了几句张云雷,见没反应,转头一看,小人已经睡着了。他忽然很想抽根烟,搜了搜自己的口袋,掏出了半支还没抽完的,又从张云雷的口袋里拿出他偷偷从别桌顺来的打火机,点燃,没一会儿便烧到了尾巴。

他掐灭烟头,扔进了路边的草丛。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