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十八闲客

cp不拆不逆 否则自杀
可以私聊约稿 不开车 不写古风玄幻玛丽苏崩坏三观等题材
禁止将文章转出除lof以外的社交平台
谢谢配合

新年快乐
过气写手恐怕没人应我
希望新的一年我能高产

【叶蓝】日常:吵架和好

*用冻僵的手打字是件很痛苦的事

*OOC OOC OOC

*求评论谢谢!!

许博远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因为一时冲动,他什么都没带,身上单薄的一件连帽衫被冷风吹得他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当他用力摔门时,心里就开始后悔了。但又拉不下面子开门回去,只能拖着脚步走上街。

许博远第一次觉得原来吵架也可以不用任何理由起头,平淡的日子过着过着,突然就在空气中引燃了导火索。若是让他回想跟叶修吵架的原因,他只能张张嘴,说不出半句话。

“喂?我是许博远……你别管,你现在方便吗……那我去你家待几天……少废话,是不是兄弟了?……我现在就过来。”

许博远向路人借了手机,打给好友,那边似乎很忙,连应答都是敷衍的,漫不经心地“嗯”了两声便挂断了电话。

他向路人表示感谢,戴上帽子,颤抖着奔向好友的家。

“你怎么来了?”好友开门的时候看到许博远很惊讶,“我打过电话给你,说我要来。”许博远走到半路突然下雨,他全身都湿了。好友连忙将他推进浴室,让他赶紧洗个澡以防感冒。

许博远迷迷糊糊地洗完澡,穿上好友准备的衣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向厨房,给自己倒了杯开水,仰头一饮而尽。

“许大爷今天怎么有空光临寒舍了?跟你那位吵架了?”好友刚打完一盘游戏,听见动静就关了电脑,跑出来问许博远。

许博远点点头,好友刚想劝劝他,却被一通电话打断。

“喂?”好友接起电话,许博远用口型问他是不是叶修,好友点点头,许博远连忙又用口型说不要告诉他他在这,“……啊,他不在……这个我也不知道,他都想到哪儿去哪儿的……啊好,我有他消息就给你打电话。”

好友挂断电话,许博远松了口气,责怪似的打了一下好友,“你差点抛弃友军知道吗?”好友装作很痛的样子,捂着被打的位置,惨兮兮地说:“但我也帮你糊弄过去了不是吗?你还得感谢我收留你呢。”

许博远沉默一会儿,小声道:“谢了。”

好友伸了个懒腰,不在意地挥手道:“客气。”

许博远瞄了眼墙上的钟,“时候不早了,睡觉。”他刚一站起,便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倒在沙发上。

好友吓了一跳,慌忙一摸他的额头,很烫。好友懊恼地一拍脑袋,第一反应打给了叶修,叶修问起许博远怎么在他那儿,好友编了个理由,他刚一挂电话许博远就来了,怕他因为淋雨而生病,忙着给他驱寒,没来得及打电话。

“我马上就来。”

好友趁着叶修还没到,给许博远测了温度,倒杯开水放在茶几上晾凉。

没一会儿,叶修按响他家的门铃,好友扶起许博远交给叶修,叶修道了谢,打横抱起许博远,小心翼翼地下楼。

回到家,许博远被叶修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叶修蹲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许博远。

许博远的意识渐渐清晰,发烧的难受感觉一下子全涌了上来,他看清眼前的人是叶修,还有些不好意思,假装还没醒,眯眼观察他的反应。

“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你见过睡着的人睫毛还会颤抖的吗?”

许博远没有理会,继续装睡。

“我错了,我不应该跟你吵架,这样你就不会跑出去,不会淋雨,不会生病了。”

态度还算诚恳。许博远想。

“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以后不说那些过分的话,不跟你置气了,好不好?嗯?”

叶修捏了捏许博远的脸,许博远不想装了,睁开眼拍下叶修的手,说:“看我心情。”

“好好好,我许哥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今天你生病你最大。”

“切。”许博远嘴里不屑道,脸上却跟叶修相视一笑。

【叶蓝】日常:产科风云

*因为看了姐姐在产科实习的一些事有感而发

*私设远儿有妹妹

*ooc ooc ooc

3.

晚上,许博远接到电话,说妹妹要生了。

他急忙拉上叶修,飞奔到医院。

二人到达手术室外时,妹妹已经进去了。

在等待的,有许博远的妈妈,妹夫,和妹妹的婆婆。

“妹妹怎么样了?”许博远顺完气,拉着母亲问道。

“刚进去,还不知道呢。”母亲担心地朝着手术室大门看了一眼,说。

“亲家母,你还是坐下慢慢等吧,不会有事的。”婆婆倒是没有一点担忧的神色,气定神闲地坐在椅子上嗑着瓜子。

许博远和母亲没理会婆婆,仍然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急得团团转。叶修跟妹妹的感情也不浅,他牵过许博远的手,试图给他些安慰。

“别害怕,会没事儿的。”叶修轻声道。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手术室的大门第一次开启。

许博远、叶修和母亲第一个冲到出来的护士面前,妹夫紧接着也奔了过去,婆婆拍拍手上的瓜子壳,慢悠悠地向前走去。

“情况有些不妙,产妇可能会瘢痕子宫,而她怀的又是双胞胎,顺产的话有极大可能会出危险,”护士如实将情况告诉他们,母亲和许博远作为医务工作者都是知道瘢痕子宫的后果有多危险,刚想开口答应,此时站在一旁的婆婆不痛不痒地插了一句:“让她再试试顺产,一个小姑娘哪有那么脆弱。”

“是啊,再努力努力。”妹夫跟在后面说。

“这怎么能行!”许博远和小护士异口同声,“产妇现在很危险,如果选择剖宫产小孩大人都能保住,我们需要产妇先生的签字才能进行手术!”

“这能有多危险,我生的时候也这样,不还是什么事没有?就不能再让她试一试吗?”妹夫没有接过护士的纸笔,一旁的婆婆耐不住插了好几句话。

“你们真是!唉!”小护士气急了,但时间有限,她急匆匆地返回手术室抢救病人了。

两扇大门刚一合上,许博远便抓住妹夫的衣领,恶狠狠地盯着他:“你为什么不签字!要是我妹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婆婆和叶修分别拉开许博远和妹夫,叶修抚摸着许博远的后背安抚他的情绪,婆婆担心地问了几句,转头大骂道:“你说话就说话你动什么手啊你?你算什么?你能有我经验足吗?这肯定是医生在用一些你听不懂的专业术语来唬你,多收你钱,我当初生我儿子的时候也是说什么很危险,不也还是活生生地站在这里?”

“我不就为了让她顺产生个儿子,好让你们家发扬光大嘛,我都是为了你们家好。”

叶修的心里也是一团无名火在烧,他知道老人家难免会有些无知,但他没想到竟会有人这样的无知。

“瘢痕子宫二次妊娠可能发生子宫破裂,产后出血等,到时候真出现危险,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你都赔不起。”叶修语气平缓,似乎只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你谁啊?懂不懂得怎么跟长辈说话?我看你跟他关系非同一般啊?一对死同性恋,还用不着你来教育我。”婆婆傲慢地说。

话正说着,手术门第二次打开。

“你们做好决定了吗?这个字是签还是不签?”护士又拿着同意书和笔走了出来,急切地问道。

“儿子,别签。”婆婆阻止了妹夫。

“我签,我是他哥哥。”许博远抢过笔,飞速签上名字,小护士没有一丝犹豫,转身跑进了手术室。

又过了一个小时,小护士第三次从手术室里出来。

“恭喜,大人和小孩都没事,双胞胎两个是姐妹。”

听到这样的话语,两边是一家欢喜一家忧。

“水灵的姑娘,怎么就生出两个闺女来,这真是……”

“唉,本来还想着能有个儿子的……”

这是妹妹被推回病房后,叶修在后面听到他们说的最后两句话。

病房里,妹妹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许博远和母亲的眼里满是心疼,叶修坐在床边,心事重重地看着妹妹。

“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孩子……”妹妹轻轻地开口说道。

“等你休息好了,我立马带你去见我的两个小外甥女。”许博远含着泪,脸不断地蹭着妹妹的手。

“叶修哥……你也来啦……”妹妹微微转过头,朝叶修温婉一笑,问候道。

叶修回以微笑,伸手拨开妹妹挡在眼前的头发,说:“两个小姑娘很漂亮,到时候让沐橙给姑娘们取个好听的名字,她这个姑姑必定开心死了。”

“叶修哥你瞎说呢,刚生出来的小孩像猴似的,哪能看出好看不好看……”

“咱家的基因那还用等以后吗,现在完全就可以预料出以后姑娘们会有多少男人为其倾倒。”

叶修夸张的语气逗的妹妹掩面一笑,许博远也跟着说几句玩笑话,病房里充满了开心的气氛。

等妹妹睡着,已经是后半夜快天亮的时候了。

他们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家。

许博远和叶修躺在床上,都十分清醒。

“我想让妹妹离婚,我不能看着他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沉寂许久,许博远向叶修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妹妹才结婚不到三年,现在又生了孩子,她一个人没有收入,光靠家里连养活孩子都难,而且那个人必定是不同意离婚的。”

许博远见叶修一言不发,便接下去说。

“妹妹在坐月子期间,就住到家里吧,让妈和你看着她,以免在那个家受了委屈还不能反抗。”

叶修从许博远的身后圈住他,将睡欲睡地靠在许博远的肩膀,昏昏沉沉地说。

“如果是我进了手术室,不考虑现实,像电视剧一样,你是保大还是保小?”不知不觉,许博远也困了,意识迷糊前向叶修问了一句。

之后叶修仿佛没听见一般,过了许久才回复道:

“当然保大的,你才是我的宝贝,小孩算什么,有你就够了。”

【叶蓝】日常:远哥受伤

*文笔明显退步接受意见不接受恶意批评

*ooc ooc ooc

*求多多评论 我谢谢您嘞

2.

叶修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躲在宿舍的许博远。

许博远满身是伤,脸肿得像个馒头,扔在地上的校衣裤沾满了尘土和血迹,一双修长而又纤细的腿挂着无数个小小的疤痕,头上还未干透的鲜血顺着发尖一滴一滴缓慢地掉在瘦小的后背,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铁锈味。

全身光溜溜,仅剩一条内裤的小人儿背对着门,以为是室友回来了,嘴巴就像关不紧的水龙头,一股脑全都喷了出来。

“我跟你讲,对面是真鸡贼,说好的赤手空拳,打到一半不知道哪儿来的棒球棒,像疯了似的就挥过来了,我手臂都挡疼了,差点骨折咯!诶,你怎么不说话啊……”话至一半,许博远正诧异回来的室友怎么一言不发,回头一看,一个直挺挺的叶修站在门口,他恨不得把刚刚说的话给吞回去。

许博远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叫你话多。

“咱们的许少侠挺厉害啊?又去哪儿‘伸张正义’了?”

叶修一步步逼近,许博远紧张地大气都不敢出。

“呃……这其实……只是个意外……你知道,万事不可预料,要是我知道对面会耍阴招,现在叫疼的一定是他们!”许博远握紧拳头,信誓旦旦地说。

叶修跨过堆在地上的衣物,坐到床边,无奈地看着受伤的人儿。

“唉,我每天要操心你多少你知不知道,每次看见带着伤的你笑嘻嘻地讲述经过,我恨不得当时就去把打你的那群人给……”叶修说不下去了,拉开许博远挡在眼前的手,看着他怕被责怪又很委屈的神情,说:“远儿,你能向我保证,以后不再过这种生活吗?”

许博远迟疑许久,无声地从床底下拿出医药箱,夹起沾有酒精的棉球,一点一点地擦在额头。

叶修叹口气,抢过医药箱和他手里的镊子,轻轻擦拭在额头的伤口,因为带着点情绪,手上的力度不免有些加重,许博远疼得直叫唤。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下手轻点!”

叶修无奈一笑,放下棉球,让许博远转头,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后脑勺的伤口,纱布一圈一圈地缠在脑袋上,样子有些滑稽。

“噗…咳咳,看在你诚恳的态度,我就不追究你受这么多伤了,晚上我带你去医院再处理一下,脑袋上的伤可不是小事儿,万一不小心感染,我的责任就大了。”

“知道了,你话好多。”许博远穿上衣服,“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好不好?”

叶修抓起挂在梯子上的帽子套在许博远的头上,宠溺地刮一下他的鼻子,答应道:“好,我带你去吃西湖醋鱼。”

“你真好!”许博远垫脚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口,“诶对了,我跟你讲,这次一定得换一家,上一次去的那家太难吃了,简直就像在吃皮鞋一样……”

两人肩并肩逐渐消失在走廊里。

【叶蓝】日常:早起互撩

*写得不好 写得不好

*OOC OOC

*纯属平时脑补老叶沉闷的烟嗓撩小蓝后码出来的无脑段子

*求评论哇求评论哇!!

1.

早晨六七点钟的太阳随着叽叽喳喳的鸟鸣声缓缓升起,清凉的微风牵着泥土的芳香飘进房间,床上的人儿迷迷糊糊地醒来,转身拉过身旁爱人的手臂,像小狗似的哼哼唧唧地蹭了蹭,嘴里仿佛吞下一个糯团子,让声音都变得软软的,撒娇一般低声不停唤道:“叶神……叶神?叶神!几点了?几点了!……”

因为时常颠倒作息,像白天补充睡眠晚上精神打怪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小半辈子了,跟蓝河在一起后,不仅香烟被藏起来,还强制性地让叶修以正常作息来生活,防止一个放飞手速的有志青年猝死网吧。

算到现在,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大概也有大半年了,规规矩矩的生活早就把叶修的生物钟调回了正常轨道,以至于蓝河将近叫了半个小时,才破开叶修的美梦。

他半睡半醒地伸出手臂,在床头柜上胡乱摸索着,握住手机抬臂一瞄,烦躁地呼口气,转身收紧臂弯,眯着眼低头亲了口怀里小人的发旋,压着嗓子说道:“小蓝……别闹……才七点多,早着呢。”

“嗯……七点多了?”蓝河推开叶修,无意识地弓着背坐了起来。

叶修随着动静,从背后抱住蓝河,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偏头蹭了蹭蓝河的颈窝,迷迷糊糊地睡着。

“痒。”蓝河拨开叶修过长的发丝,不轻不重地在脖子上留下两条淡淡的红痕。

“这么早起来做什么?又没有孩子需要你喂,网吧的工作在半夜,你也没有稳定工作……”叶修收紧臂弯,在蓝河耳边低语。

“难道……你是想……”

“跟我……‘共迎朝阳’?嗯?”

说话时,叶修越凑越近,呼出的热气洒在蓝河的耳边,蓝河一下子清醒过来,从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叶神,你这种行为,写作撩人,读作犯罪。”蓝河不甘示弱,他伸出手指在叶修的胸口绕了几圈,仿佛是要指示丘比特射出爱之箭一般,葱白的指尖停在了靶心位置。

叶修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一声,抬手摁住蓝河的后脑勺,给小男朋友来了个甜甜的早安吻。

“早啊,叶夫人。”

不写了

改战全职

拜拜

【林秦】每天一口小甜饼:开车加油空隙,但这辆车永远开不出去了

*不知道有什么内容系列

*OOC……


10.

林涛的强制性行为成功的让秦明之前听到的所有脏话,全都骂了出来。

直到林涛觉得反省得差不多了,便悄悄潜入房间,仍然能够听见秦明在被窝里嘟嘟囔囔。

“别骂啦,是我不好……”

“我那个时候……荷尔蒙突然就上来了,你知道,这种东西,它……不能控制的……”

林涛拨开被子,慌乱地解释着。

秦明停下了咒骂,吐出一字。

“滚。”

林涛想不出办法了,干脆爬上床,抱着那团类似于早餐店里卖的糯米卷似的秦明,拉下脖子以上的被子,把自己的头埋进了秦明的颈窝里。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一辈子都不做,你想谈一辈子柏拉图恋爱啊?而且,你接受学妹的花已经很让我……又加上邻居女孩的助攻,我……”

“对不起……为了赎罪,我可以答应你三件事情。”

话音刚落,秦明就从被窝里转了个身,两眼亮晶晶地向林涛确认:“真的吗?”

林涛愣了一下,突然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啊…嗯…对。”

“不许反悔。”秦明把头抵在林涛的肩膀,嘀咕着。

“嗯,”林涛沉默了一会儿,红着脸问:“你…疼吗。”

秦明还没反应过来,突然间,脸就热了起来。

“还…行吧…还有一点…继续的精力…”

“那就……继续吧。”

【林秦】每天一口小甜饼:对话成段

*又是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OOC……


9.

“花哪来的?”

“学妹送的。”

“你知道……”

“我听见了。”

“那你……”

“放着吧,挺好看的。”

“秦明,我本来打算,等你成年的。”

“现在看来,择日不如撞日,把迟早要做的事情给做了吧。”

【林秦】每天一口小甜饼:乱七八糟的什么鬼东西

*我在搞些什么!我这弄得都是些什么!

*cao!

*OOC!



8.

秦明今天突然带了一束花回来,这让林涛感到十分意外。

“这花哪儿来的?”林涛握起放在茶几上的鲜花。

“同校学妹给的,送你了。”秦明洗了个手,抓起沙发上的浴巾反复擦拭,直到干净为止。

“这是什么花,玫瑰吗?”

“不知道。”

林涛“啊”了一声,满脸疑惑地盯着鲜花。

几天后,林涛正在修剪花枝,忽听门铃响起,开门一瞧,原来是对面住着的小姑娘。

“哟,养花呢?”

她从厨房里拿完牛奶准备回家做饭,一眼就瞥到了茶几上红艳艳的花朵。

“前几天秦…室友带回来的。”

姑娘听后,眼神变了变,试探地问:“你知道这花是什么吗?”

林涛摇摇头,她接着说:“这是蔷薇花。那你知道深红色的蔷薇花语是什么吗?”

林涛又摇摇头,她继续:“它的花语是,只想和你在一起。”

姑娘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林涛的肩:“小哥,我看这是个姑娘送给你室友的吧?要么就是他喜欢你跟你表白,要么就是,你有个情敌了。”



【林秦】每天一口小甜饼:聚会, Pocky,吻

*Pocky吻的另一个版本

*OOC啦……


7.

林涛和秦明又一次拿到了两张大小王的扑克牌后,面面相觑。

不过这一回,是在林涛初中同学的聚会上。

秦明环视一番,看到了不少高中同学,其中,又有班长。

班长又一次提议,来玩Pocky吻。

“别了吧班长,上次高中聚会的时候玩过了都。”

秦明悄悄在底下拉了拉林涛的衣角,再用眼神示意,把这个游戏赶快推掉,林涛心领神会,连忙推脱起来。

“是玩过了,可这这么多林涛初中同学,他们没有看过呀。”

班长一边说,一边又从自己带来的袋子里掏出一盒,打开,拿出一根来放在了林涛手上。

“那来吧。”秦明躲不过去了,只好接受。

周围人,尤其是女生,都是用如火般炽热的眼神看着他俩。

林涛叼起一头,正当秦明要咬着另一头时,林涛从嘴里抽出巧克力棒,直接吻了上去。

周围顿时哄声四起。